新闻动态 / NEWS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木业制品 >
木材与木制品行业专利奖评审结果公示

发布时间:2017-10-18 15:28 来源:未知

 几乎是郭可欣离开柳家的同时,柳惠林还在场院里打场,晚班的赵刚来到场院。赵刚伸出右手,胳膊略微向上弯曲,掌心向上,四个手指来回运动,柳惠林见状,不急不缓地来到赵刚面前,赵刚二话没说,拉起柳惠林的衣袖就走,柳惠林只好回过头来,打了一声招呼,跟在赵刚的身后,来到场院的一垛谷子后面。场院是用土坯制作的围墙,有两米来高,所有收回来的大田作物都堆在场院里,谷草垛在外围,和围墙还有一定的距离。两个人来到谷子剁后面,已经避开了所与人的目光。“你神神秘秘的,到底要干什么?”
  
  “你说我要干什么?就想揍你一顿。”赵刚的话音刚落,拳头就已经落在柳惠林的脸上,柳惠林的脸上立刻出现乌青的一块,鼻子也流出血来,一下子就靠在谷草垛上,不然的话就会倒在地上。
  
  “赵刚,你干什么?”
    第一届中国木材与木制品行业专利奖评审工作已结束,根据《中国木材与木制品行业专利奖评奖办法(暂行)》的有关规定,现将评审结果予以公示。公示期为4个工作日(2017年5月25日至5月31日)。
  
  如有异议,请在公示期内以书面形式提出,并提供必要的证明文件。以单位名义提出异议的,必须写明单位名称、联系人、联系电话和详细地址,并加盖单位公章。以个人名义提出异议的,必须写明本人真实姓名、工作单位、联系电话和详细地址,并签名。凡匿名异议和超出期限的异议一律不予受理。异议材料请寄送至中国木材与木制品流通协会科技环保服务中心,北京市月坛北街25号院2号楼
  “我不干什么,就想揍你一顿。”
  
  “我不还手,别以为我怕你。”
  
  赵刚一只手叉腰,另一只手伸出食指,指着柳惠林,说道:“来呀,你还手啊!”
  
  “赵刚,你给我滚犊子,”随即,柳惠林的语气软了下来,说道:“刚子,这么多年了,我们兄弟没红过脸,今天这是怎么了?”
  
  “谁和你是兄弟,我都怕脏了我的名号。”
  
  柳惠林“哈哈”大笑起来,说道:“刚子,你这样没头没脑的,我哪里得罪你了?”
  
  赵刚瓮声瓮气地说道:“你没得罪我,你得罪月儿了,得罪月儿就不行。”赵刚说得理直气壮。
  
  柳惠林伸出手,说:“等会儿,等会儿,刚子,你越说我越糊涂了,我和月儿好好的呀。”柳惠林一脸的委屈,他和月儿就是几天没见面了,也没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啊。
  
  赵刚不依不饶,“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当,自己做出丢人的事还不认账?没见过你真不要脸的。”
  
  柳惠林不让了,正色道:“我告诉你赵刚,姓柳的行的端走得正,不要往我身上泼脏水,别看是好哥们,我也不让你。”
  
  赵刚用脚在地上划了一道,说:“我画出道来了,从今以后,你是你我是我,别跟我说什么好哥们,这叫割袍断义。”
  
  柳惠林“噗呲”一声笑了,说道:“看几本破书,和我来这个,总要说出理由来吧,也让我死个明白。”
  
  柳惠林的话,泄去了赵刚身上不少火气,赵刚比先前平和多了,仍然是气咻咻的。“我盼着你和月儿好,给你们创造不少条件,你倒好,脚踏两只船,你那样做对得起月儿吗?”
  
  柳惠林上前一步,委屈地说道:“刚子,说话要有根据,不能把屎盆子扣在我头上。”
  
  “郭可欣是咋回事?”
  
  “那就是剃头挑子一头热,我也是烦的够呛。”
  
  赵刚也上前一步,看着柳惠林的眼睛说道:“林子,你说得轻巧,都把人家睡了,还说烦的够呛,你啥时候学的说话不脸红?”
  
  “什么?你再说一遍?”柳惠林这一下觉得事情严重了。
  
  “我问你,郭可欣在你家住过一个晚上,对吧?”
  
  “对呀,怎么了?”
  
  赵刚得理不让人,说道:“这不就得了,还吵吵什么。”
  
  “怎么就得了,不就是住一个晚上吗,我又没在家。”
  
  “我知道那天晚上你是后半夜班,头半夜呢,你在哪儿?”
  
  “刚子,我在哪儿不重要,关键是我没做,你干嘛这样说我?”
  
  赵刚吐沫星子四溅,“我说你,我犯得着编排你吗?你听听,屯子里咋讲究你的,我听了都脸红,我就不信了,没有这八宗事,谁没事撑得乱搅屎棍子?”
  
  柳惠林一下子就蔫了,他感受到了村里人看他的目光,但他并不清楚,事情来源于此,就连最信任他的光腚娃娃都这样看他,柳惠林感到悲哀、气愤、无奈。柳惠林回想到月儿的那张字条,以及月儿的失约,直到此时,柳惠林才想明白,月儿并没有失约,而是躲在小树林里不看见他。柳惠林曾经埋怨过月儿,让奶奶一个人回家,这一切,月儿早就知道了,只有他傻里吧唧被蒙在鼓里,怎么办?柳惠林在脑海里搜寻解答的方案,此时,柳惠林的大脑一片混沌。柳惠林觉得头痛欲裂,他双手抱住头蹲在那里,将头颅埋在两膝之间,两滴泪珠滚落在尘埃,柳惠林的身子像患了打摆子,一会儿冰冷刺骨,一会儿炽热难捱,那两滴眼泪落地的声音,无异于两颗重磅炸弹爆炸,他的心随着爆炸的声波流向远方。
  
  赵刚走上前,踢了柳惠林一脚,“怎么?草鸡了?敢作不敢当了?”
  
  赵刚的一连串三个问号一下子惹恼了柳惠林,他“腾”地一下站起来,怒孔道:“你放屁!”
  
  赵刚的到来,又把柳惠林叫到一边,在场所有的人都认为会有一场好戏看,场院里所有的人都聚拢到了这里,躲在谷草垛后面听墙根,还有的人露出了小脑袋,狂怒下的柳惠林喝到:“都滚!”
  
  小脑袋不见了,有人捏着鼻子说道:“好啊,过几天就会生一个小杂种。”
  
  “我操你八辈祖宗,谁?站出来!”
  
  谷草垛后面仍然是捏着鼻子的声音,“我操你十六辈祖宗也是小杂种。”
  
  气急之下的柳惠林迅速跑到谷草垛后面,哪里还有一个人影,场院里所有的人都在干活,看不出谁来过这里。柳惠林怒气未消,骂道:“你妈裤裆没夹住冒出你这个杂种来,有尿性你站出来,别当个缩头乌龟,丢你祖宗十八代的脸。”
  
  场院里的人们机械地干着手里的活计,谁都没有接茬,谁都清楚,此刻的柳惠林已经变成一头可怕的公牛,只要有人接茬,他就会不顾一切地冲过来,即使被弄得遍体鳞伤,也不计后果。
  
  赵刚不紧不慢地走了几步,来到柳惠林身后,说道:“听到了吧,算我看错你了。”
  
  “你他妈的也给我滚!”
  
  赵刚哼了一声,转身走了。望着赵刚渐渐走远的身影,柳惠林有些后悔,毕竟是从小在一起的朋友,又是月儿的哥哥。“告诉月儿,我是清白的。”
  
  赵刚头也没回,恶恨恨地丢下一句话:“你也给我滚!”
  
  柳惠林知道事情闹僵了,他在心里苦思缓解的良策,柳惠林苦无良策,只能用骂大街的形式,发泄自己心中的愤怒。“在背后暗箭伤人的人,我日他们家所有的女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