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 NEWS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解决方案 >
中国木材与木制品行业专利奖授奖的决定

发布时间:2017-10-18 15:23 来源:未知

  根据国家知识产权局“中国专利奖”工作部署,为在木材与木制品行业深入实施国家知识产权战略和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强化知识产权运用和保护工作导向,推动木材与木制品行业关键技术领域的专利运用,有效运用专利制度提升木材与木制品行业的创新驱动发展能力。按照《中国木材与木制品行业专利奖评奖办法》,经形式审查、现场答辩、专家评审、公示等程序,协会决定授予“将实木地板应用到地热环境的方法及实木地板铺装结构”等17项发明、实用新型、外观设计专利“中国木材与木制品行业专利奖”。
  
  希望各会员单位向获奖单位学习,发扬求真务实、勇于创新的精神,为推动我国木材与木制品行业发展做出新的贡献。
第26章默认分章[26]
  
  “你这一直盯着我看,都把我看的紧张了,”他一边夸张的擦擦额头一边打趣着她,她才慌乱的收回了失态的目光,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你瞧,这是我给你带来的照片,还有几双鹿王纯棉袜,是不是直接给你就行啊?”她边说边从包里拿出来,试图从台子上那个窄小的切口递给他,身边一直没开口的警察接了过去,检查看过以后留下了照片,说袜子是要在登记室那记录转送才允许的,随后告诉他们会见5分钟的时间到了,他的神色刹那间黯然,:“你回去的路上要小心,照顾好你自己,我会想你的时候看照片的。”“嗯.....”她轻声应着:“你要好好的,我才放心,我们都要为彼此照顾好自己。”站起身她想起,来之前他曾问过,如果见面了可不可以握着她的手,她当时答应了,可如今只怕是无法兑现,直觉的,她把自己的一只手轻轻地贴放在了玻璃上,默默瞧着他,身后的两个警察跟他都愣着站在那里,只见他木然的盯着她那只小手,半分钟后,缓缓的抬起了他自己的大手,慢慢地也贴放在了玻璃窗上相同的位置,那一刻时间是凝固的,是他们此生记忆里恒久的定格,后来谈起那一幕,他说:你是所有来探视家属第一个这么举动的,当时我都懵了,大脑一片空白,就知道你从此恐怕要在我的世界里消失了。他说:回去监舍的路上,两个警察还逗他说,那玻璃都让你俩给摸出汗了,回头你去擦擦才行。他说:若干年后想起初见,最清晰的就是玻璃窗上你那只小小的手儿。他说:看你离去的背影一直就没回头,我的心失落极了,以为你压根就没看上我。他说后来回去看见她发过去的信息:老公,袜子我放在登记室了,你记得查收啊。心里的大起大落让他再一次红了眼圈酸了鼻尖......只是她不曾告诉他,离去的决绝是不敢转身,是怕一个回头就会让他发现自己早已经泪水涟涟的脸儿,是想把自己最灿烂的笑容留进他的记忆,那么每一次当他想起自己的时候,都是明媚的心暖。
  
  离开那以后她没有回家,直接去了舅舅那,若不是这一次看他,她真不知道还要哪一年能来舅舅这,已经二十三年了,二十三年都不曾来,因为舅舅跟她母亲是同母异父的,年纪也大了母亲很多,母亲出嫁住在小城里,舅舅却安家在了村庄,打小就记着很模糊的去过舅舅家一次,记忆里的舅妈那时候是个高挑甜美的女人,很爱笑,会用带着绳子的桶在辘轳井里打水,会挎着竹筐领着小小的她在树林子里发现一朵朵蘑菇伞,拣着颜色不起眼的甚至有点难看的采了回家做菜包馅子,味道鲜美极了。只是那时候她总是不明白,为什么那些看着颜色鲜艳美丽夺目的蘑菇就不能吃?就是有毒的呢?
  
  舅舅住在一座山村的半山腰,舅舅和舅妈的儿女都成家独立门户去了,舅舅面堂黝黑带红的透着健康,舅妈身子微弯稍显瘦弱,如今足足比她矮了一个头,唯有爬满皱纹的脸上笑容依旧温热,老两口就选了这么一处青山秀水的地方,山脚下有一汪潭水,碧幽幽的,从舅舅家平台远远望去,就好似一面天成的玉镜,映着蓝天白云的倒影,摇曳着野生葱丛的草植,时不常的就会惹得几只山鸟误以为真的掠过水面投了去,去了又飞走,向着山下不远处的高速公路上路过村庄的一辆辆机动车追逐而去,那是一条柏油路似的盘山道,后面依着翠峰叠峦,几乎就是一座天然的绿林王国,山上开着黄的,紫的,粉粉的野花,她都叫不上名字,花朵很小也不美艳,就是一簇簇一片片犹如花海,反倒叫人心生旖旎,舅舅告诉她,山上有苹果树山楂树梨树李子树......每年的秋季都能吃到新鲜的果,园子里那簇她最喜欢的紫色串串的花儿其实是一种药材花,叫《藿香》,原来她一直戒不掉的胃肠感冒用药藿香正气,就是此花所得,去那几日正巧赶着雨勤,一小天的功夫就沥沥落落的下了四五阵,还带着空山新雨后的潮湿就会又被及时赶来的太阳热辣辣的薫满了泥土的青草的野花的清香,实在爱了,就专门在这一片紫花儿跟前用手机为自己拍了一张留影,美其名曰:落闻花香。连带着她湿漉漉的心一并寄给了他看。她想,这一次就落幕了吧,就把一程程留在这山水间吧。
  
  逗留几日该是回家的时候了,一大清早她就站在舅舅家宽阔的平台子上,跟村庄这些不舍的美丽依依告别,电话响起,是他打来的,
  
  “该回家了吧?东西都整理带好了么?”他问
  
  “嗯,该带走的都带了.......”她回答
  
  小小的沉默一下后:“你决定了是吧?你决定了要把我这个不该带走的留下了是不?其实我知道你这一次来见我,是来分手的,是用这种方式作结束的。”
  
  “......既然你猜到了,为什么还答应见我呢?如果你不同意不愿意,我是不会见得到你的。”
  
  “我愿意,愿意让你看看我,我能为你做的就是尽我能力实现你的心愿,你想见,就让你见吧,其实我知道你这一走,就将在我的世界里永远消失了,无论我如何的不舍得我不愿意,我也没办法自私的留下你,我什么都给不了你,我有的只是无尽的刑期,你肯陪着我这一段时间,我已经很满足很满足了,即使我多想留住你,我都不能说出口,那对你不公平......”电话那一端,是他失声痛哭的哽咽,认识这么久,她第一次知道原来如他这般强硬的汉子也能流泪,这一端的她,紧紧握着手机发不出一丝声音,任凭狂乱奔泻的泪水淹没着自己,看着远处急驰而过的车流,她知道,无论有多少人路过村庄,她都无法再走出他的天空......
  

•相关新闻